肺鳞癌有何靶向药物可用?阿法替尼、安罗替尼在列

肺癌 anjiaer 123℃ 0评论

01

肺鳞癌患者基因突变情况

肺鳞癌占肺癌患者30%-40%的比例,与腺癌、小细胞肺癌一起组成肺癌三大亚型。而肺鳞癌患者的治疗却远远没有腺癌走运,有治疗价值的基因突变很少。腺癌中,以明确的EGFRALKMETROS1等有效突变为主。而鳞癌中却以FGFR1和PTEN等尚无明确有效靶药的杂突变为主。而EGFR/ALK的十几种靶向药为很多肺腺癌患者带来生存延长。那鳞癌患者有哪些靶向药物可是使用呢?今天小编就为大家唠唠。

肺鳞癌有什么靶向药物?

02

 什么样的肺鳞癌患者适合做基因检测? 

对于晚期肺鳞癌患者,基因检测做吗?一直以来,NCCN指南中并未建议所有的肺鳞癌患者进行基因突变检测,而是推荐对于无吸烟史、混合病理以及活检组织小的肺鳞癌患者进行EGFR/ALK的基因检测。但随着基因突变研究愈来愈多,鳞癌的基因检测推荐部分也做了不少变动。除了既往不变的EGFR/ALK突变人群建议外,又增加了ROS1和BRAF基因的常规筛选。而且在我们的肺癌群中也确实具有吸烟肺鳞癌患者出现EGFR经典突变的。因此,从这些角度讲,不吸烟/混合病理的肺鳞癌患者是积极推荐要做的。当然有经济能力的患者尝试筛查一下也尚可。但无论何种,建议做一个稍微全的基因检测,包含住EGFR/ALK外的几种基因的突变筛查(如ROS1、BRAF、MET)等。也能为患者带来靶向治疗的一线希望。

肺鳞癌有什么靶向药物?

                     

03

 有驱动基因突变的肺鳞癌用药 

这里并不多提,与腺癌一样,相应的突变使用相应的靶药。

肺鳞癌有什么靶向药物?

04

 无驱动基因突变的肺鳞癌可用哪些靶药? 

1.阿法替尼(别名2992)

阿法替尼是二代的EGFR-TKI,相比一代,与TKI结合不可逆,因而作用更强。除此还可抑制HER2靶点。在LUX-LUNG8的研究中,采用阿法替尼对照厄洛替尼二线治疗一线化疗后进展的IIIB 或 IV期 肺鳞癌患者。患者PFS和OS都有获益延长。PFS为 2.6 :1.9 月;OS为 7.9:6.8月。ORR为5%:3%,DCR 51%:40%。

肺鳞癌有什么靶向药物?

因此,FDA基于此试验结果批准阿法替尼可以用于一线含铂化疗后耐药的晚期肺鳞癌患者的治疗。推荐剂量40mg。但是似乎也不要忽视5%的可怜有效率,对于体质OK的患者仍不是上佳选择。对于体质不好但求维持病情稳定来说,51%的DCR率还算可观。

肺鳞癌有什么靶向药物?

2. 尼达尼布(nintedanib)(别名BIBF1120)

尼达尼布是一种小分子多受体酪氨酸激酶(RTKs)和非受体酪氨酸激酶(nRTKs)抑制剂。可抑制PDGFR、FGFR1-3、VEGFR 1-3、FLT3、Lck、Lyn和Src等。研发初期主要用于肺纤维化的治疗。但是横观其抑制的靶点如PDGFR、FGFR等都是肺鳞癌常见的突变靶点,也因此被考虑用于肺鳞癌的治疗。

05

 WJOG5208L研究 

近期在NJM杂志上发表了尼达尼布联合多西他赛的的III期临床研究WJOG5208L试验结果。相比标准TP方案,尼达尼布联合组提高了整体生存。长期优势更为明显。

试验纳入之前未接受化疗或接受过辅助化疗至少一年后复发的晚期肺鳞癌患者,分别采用尼达尼布联合多西他赛组或标准多西他赛联合顺铂组。结果显示,OS上,两组分别为13.6:11.4月,P=0.037。两组2年的OS率差别也非常明显,分别为27.1%:18.1%。

肺鳞癌有什么靶向药物?

其他疗效指标未观测到明确的统计学差异,PFS分别为4.9:4.5个月;ORR分别为56%:53%  ;  DCR分别为85%:81%。3级以上的不良AE为92%:90%。差别不大。

06

 LUME-Lung1研究 

纳入一线含铂化疗失败的肺鳞癌患者,分别分配至尼达尼布联合多西他赛组或多西他赛单药组治疗。但结果有喜有悲。OS上腺癌患者,尼达尼布组显著延长总生存,达到12.6:10.3的优势。但是在总体非小细胞肺癌的人群中,OS并无统计学差异,只有10.1:7.9个月。

肺鳞癌有什么靶向药物?

上述的两个试验也提示尼达尼布在肺癌的适度使用。在第一个试验中,与多西他赛的联合取得了优胜于TP方案的长期优势。但在二线中联合多西他赛相比单药OS虽有延长,但未达到统计学差异。

另外,以FGFR为靶点治疗肺鳞癌,市面上有众多类型的药物试验。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查看FGFR as potential target in the treatment of squamous non small cell lung cancer。不过基本都未上市,患者朋友略过。

3.耐昔妥珠单抗(Necitumumab)

Necitumumab是一种重组人源性lgG1单克隆抗体,与细胞EGFR结合,发挥阻断作用。肺癌方面的经典研究为SQUIRE试验。纳入晚期初治肺鳞癌患者,分别分组至necitumumab+吉西他滨+顺铂组或单独吉西他滨联合顺铂组。

结果显示,两组的OS分别为11.5 : 9.9个月,P=0.012,降低了16%的死亡风险。中位PFS:分别为5.7个月 vs. 5.5个月(HR=0.85;95%CI 0.74-0.98;P=0.02) ,PFS率提高15%。

肺鳞癌有什么靶向药物?

虽然优势不是很明显,但是FDA仍然基于此试验批准了necitumumab联用吉西他滨+顺铂作为局部进展期或转移性鳞状NSCLC患者的一线治疗。

4.雷莫卢单抗(ramucirumab)

雷莫卢单抗是一种人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2(VEGFR2)拮抗剂,目前单药或联合获得多种癌种的适应症。在肺癌方面依托的研究为III期临床研究REVEL试验。试验纳入既往一线化疗失败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随机分组至雷莫卢单抗联合多西他赛组及多西他赛单药组。主要研究终点OS。最终结果显示,联合治疗组OS可达到10.5个月,单药组只有9.1个月,P=0.0235,具有统计学差异。PFS上,联合组:单药组分别为4.5个月和3.0个月,P<0.0001,具有明确统计学差异。ORR分别为23%和14%。

肺鳞癌有什么靶向药物?

基于此试验,FDA也最终批准雷莫卢单抗与多西他赛联合治疗既往含铂化疗或靶向治疗失败的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包含鳞癌患者)。

5.安罗替尼

安罗替尼是国产研发的一种新型小分子多靶点酪氨酸激酶抑制剂,能有效抑制VEGFR、PDGFR、FGFR、c-Kit等激酶。在肺癌目前获批应用于三线治疗,依托的研究是ALTER 0303试验。该研究纳入437例至少接受过两种化疗方案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按2:1的比例随机分配到安罗替尼组和安慰剂组,其中腺癌336例,鳞癌76例。EGFR突变或ALK阳性的患者既往必须接受过相应的靶向治疗。主要研究终点为OS。

结果显示:安罗替尼组的OS显著长于对照组(9.6个月 vs. 6.3个月,p=0.0018),并且在PFS(5.4个月 vs. 1.4个月,p<0.0001)、ORR(9.2% vs. 0.7%,p<0.0001)和DCR等次要终点上也均显著优于对照组(81.0% vs. 37.1%,p<0.0001)。单独观察鳞癌患者(n=76),安罗替尼组相比于安慰剂组的mPFS分别为5.63对2.70个月,mOS分别为10.70对6.00个月,同样观察到安罗替尼可显著延长患者的PFS。该结果证实无论是肺腺癌还是肺鳞癌患者均能从安罗替尼治疗中获益。对于鳞癌,尤其到三线及以上的病人,和安慰剂相比有4.7个月的总生存期延长,体现出安罗替尼能够显著延缓肺鳞癌疾病进展。

肺鳞癌有什么靶向药物?

其他的类似多靶药如阿帕替尼、呋喹替尼也有类似的研究。阿帕替尼由于出血问题在肺鳞癌使用稍微受限。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找药宝典

转载请注明:印度来那度胺_印度依维莫司_恩杂鲁胺—西行记 » 肺鳞癌有何靶向药物可用?阿法替尼、安罗替尼在列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