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21, 2019

乳腺癌治疗研究最新进展汇总或许你就是受益者!

据2018年国家癌症中心发布的最新一期全国癌症统计数据显示,乳腺癌已居我国女性恶性肿瘤发病率第一位。但随着医学科研人员对乳腺癌的研究不断深入,乳腺癌的治疗也取得了长足的进展。 近日,全球顶尖药物公司、FDA(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ASCO年会、NCI(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接连公布了乳腺癌治疗领域的研究新进展。 本篇文章中,我们将和大家分享这些最新的治疗研究进展,包括最新的乳腺癌获批药物以及在临床试验的药物和新型免疫疗法取得的阶段性进展数据。 主要从以下三类乳腺癌分型来回顾总结: ● 三阴性乳腺癌 ● HR+/HER2-乳腺癌 ● HER2+转移性乳腺癌 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些研究为晚期或转移性乳腺癌患者带来了哪些新的选择和希望。 一 三阴性乳腺癌 1.新型靶向药Sacituzumab govitecan 据Immunomedics官方宣布,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授予旗下新型靶向药物Sacituzumab govitecan(IMMU-132)新药申请优先评审权限,用于治疗既往接受过至少2线晚期系统治疗的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mTNBC)患者。 该药物的一项II期临床试验发现,使用sacituzumab govitecan(IMMU-132)治疗接受过重度治疗的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mTNBC)患者中的客观缓解率(ORR)为34%(当地评估,中央评审为31%)。 这项有110名患者参与的单臂试验研究结果如下: 基于这个有希望的结果和目前三阴性乳腺癌的巨大需求,开发该药物的Immunomedics公司在2018年第一季度提交可能加速批准的数据。FDA将会在6个月后(2019年1月18日)对这个药物的生物制品许可申请(BLA)做出最终是否批准的决定。 2.Atezolizumab阿特珠单抗联合白蛋白紫杉醇 近日,罗氏官方宣布了III期IMpassion130研究结果。IMpassion130研究是一项III期多中心、随机、双盲研究,研究招募了902名患者,患者以1:1随机分组。 研究结果显示,对于意向性治疗和PD-L1阳性的转移性或不可切除的局部进展的三阴性乳腺癌(TNBC)患者,Atezolizumab阿特珠单抗联合白蛋白紫杉醇作为初始治疗(一线治疗)显著降低疾病恶化或死亡风险。中期分析结果显示,肿瘤细胞PD-L1表达阳性患者,生存期(OS)获益数据值得期待,患者无进展生存期明显改善。 罗氏公司首席医疗官兼全球产品开发主管Sandra Horning表示:“三阴性乳腺癌是一种治疗选择有限的侵袭性疾病,IMpassion130是针对此类患者的第一个免疫治疗有效的III期临床试验。 有鉴于此,我们计划向全球的卫生当局报告,尽快让三阴性乳腺癌患者用上这种方案。” 二  HR+/HER2-乳腺癌 1.PALOMA-3联合内分泌治疗 辉瑞6月25日公布的PALOMA-3 III期试验结果显示,哌柏西利与氟维司群(商品名:芙仕得®)联用,相比于安慰剂与氟维司群,治疗既往内分泌治疗后进展的、激素受体阳性(HR +)、人类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阴性(HER2-)的转移性乳腺癌女性患者,PFS得到显著延长,总生存期无明显统计学差异。 在双盲多中心PALOMA-3研究中,纳入521名HR+、HER2-转移性乳腺癌患者,这批患者此前接受过内分泌治疗,之后疾病进展。PALOMA-3研究的期中分析结果是:哌柏西利加氟维司群联合治疗的中位PFS为11.2月vs安慰剂组4.6个月。基于PALOMA-3所显示的PFS改善,哌柏西利与氟维司群的联合治疗已在全球80多个国家获批。 Mace Rothenberg医学博士(辉瑞全球产品开发部的肿瘤学首席发展官)说:“虽然总体生存期(OS)无明显统计学差异,但按照此前的试验,中位无进展生存期改善与总体生存期的延长有相似的意义,这一点非常确定。哌柏西利与内分泌治疗联合方案已经改变了HR +、HER2-转移性乳腺癌患者的治疗格局。” 1.Ribociclib瑞博西林联合疗法明显延长PFS 7月18日,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正式批准Ribociclib瑞博西林(商品名:Kisqali,生产商:诺华制药)扩大适应症,联合芳香化酶抑制剂作为初始内分泌治疗,用于治疗绝经前/围绝经期HR阳性、HER2阴性的晚期或转移性乳腺癌女性患者。 同时FDA还批准Ribociclib瑞博西林联合氟维司群(Fulvestrant,商品名:芙仕得)可作为初始内分泌治疗,用于治疗绝经后HR阳性、HER2阴性的晚期或转移性乳腺癌女性患者。 Ribocicib联合芳香化酶抑制剂方案治疗绝经前/围绝经期乳腺癌的疗效是基于MONALEESA-7 研究(NCT02278120),该研究是一项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研究。 结果显示,与安慰剂组相比,Ribociclib瑞博西林联合方案组患者的疾病无进展生存期(PFS)延长近一倍。(PFS:27.5月 vs 13.8月)。 Ribociclib瑞博西林联合氟维司群方案的疗效是基于MONALEESA-3 (NCT02422615)研究,该项研究为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研究。 结果显示,加入Ribociclib瑞博西林的联合方案组患者疾病无进展生存期(PFS)为20.5月vs安慰剂组12.8月,明显延长近8个月。 三 HER2+转移性乳腺癌 靶向HER2的抗体-偶联药物 2018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上公布了靶向HER2的抗体-偶联药物 (vic-)trastuzumab duocarmazine(SYD985)治疗既往接受过重度治疗的转移性乳腺癌女性患者的I期临床研究结果。 试验将研究对象分为HER2阳性组的患者、HER2低/ HR阳性和三阴性组三个组别进行研究。 研究结果如下: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在2018年1月授予trastuzumab duocarmazine快速审核资格,用于治疗HER2阳性转移性乳腺癌患者的治疗,这些患者需接受过2种以上(含2种)HER2靶向治疗方案或者接受T-DM1治疗后/期间出现疾病进展。 对于药物的加速审核授权有利于该药物的快速审批过程,加速药物上市。 四 新希望:新型免疫疗法 还有,新型的免疫疗法也正在乳腺癌领域进行着一场革命。 国家癌症研究所(NCI)的研究人员开发的一种新型免疫疗法,在试验中使一名对其他治疗均已耐受的乳腺癌患者完全缓解。患者体内的癌细胞消失,且在22个月后复查结果为阴性(没有癌细胞)。 这种新型免疫疗法是改良版的过继细胞免疫治疗(ACT)。这种的新型过继细胞免疫治疗(ACT)使用可特异性针对肿瘤突变的TIL(肿瘤浸润淋巴细胞)进行治疗。这种疗法的特殊之处在于,在输注回人体前,先对TIL进行挑选和数量扩增,从而产生更强的抗肿瘤效果。 该临床试验牵头人NCI癌症研究中心(CCR)的Steven A. Rosenberg医生表示:“这种新疗法发现的癌症突变,可被免疫系统快速识别,虽然目前尚处于试验阶段,但前景宏远。因为这种新型免疫疗法作用于突变,而不受癌症类型的限制,所以在某种意义上讲,它可以治疗多种癌症。” 尽管以上新药和新疗法多还处在临床试验阶段,但阶段性试验都获得了积极疗效的数据,给晚期、转移性以及多线治疗无效的乳腺癌患者带来了新的希望。也相信通过科研人员的不懈努力,会有越来越多的有效疗法来造福乳腺癌患者。 参考资料: 1.Immunomedics官网:FDA accepts biologics license...

东西南北话乳腺癌:氟维司群联合帕博西林治疗HR+晚期乳腺癌疗效

引言: 对于HR+晚期乳腺癌患者,最优内分泌单药、最佳联合方案以延长晚期乳腺癌患者生存、改善生存质量历来是讨论的热点。随着越来越多的氟维司群证据诞生,国内外重要指南目前均认可其在晚期一线内分泌单药治疗的标准地位。而以氟维司群为基石,与小分子靶向药物如CDK4/6抑制剂(如帕博西林Ibrance)强强联合的治疗方案结果,让全球翘首以盼。MONALEESA-3研究正是在此背景下于今年ASCO揭开面纱。湖南省肿瘤医院乳腺内科欧阳取长教授率先提出以AI为主HR+晚期乳腺癌一线内分泌治疗的时代已经过去,而以氟维司群单药或联合治疗的F+时代正在到来。F+时代为患者带来何种生存获益?疗效和生活质量如何平衡?且听欧阳教授娓娓道来。 【基石奠定】氟维司群成为标准一线内分泌单药治疗 绝经后晚期乳腺癌患者内分泌单药治疗方案依次经历了SERM(他莫昔芬)、AI(阿那曲唑、来曲唑、依西美坦)、SERD(氟维司群)。第三代芳香化酶抑制剂对比他莫昔芬具有3-4个月的PFS优势奠定了芳香化酶抑制剂的标准治疗地位。而氟维司群作为新型的SERD类药物,通过与ER竞争性结合(无类雌激素样激动作用)、阻断ER活化、降解ER的作用机理,在II期FIRST研究入组70%以上未经内分泌治疗的患者中证明了氟维司群500mg较之AI的优效性,并体现出OS差异(54.1m vs. 48.4m, p=0.041);III期的FALCON研究进一步在全部未经内分泌治疗的总人群中再次证明其优效性(16.6m vs. 13.8m, p=0.0486)。 2017年NCCN指南、2017版CBCS指南、2018版CSCO指南均一致推荐氟维司群作为晚期一线内分泌单药治疗的最优选择。以氟维司群为唯一代表的SERD类创新制剂由此完成标准一线内分泌单药治疗循证医学证据的积累,进入一线内分泌治疗的临床实践阶段。   【里程碑诞生】氟维司群基础上联合CDK4/6抑制剂引领F+时代 以内分泌治疗为基石,小分子靶向药物的加入带给晚期患者更长无进展生存期的希望。既往已发表全文的CDK4/6抑制剂研究由于在试验设计时氟维司群尚未获得一线适应症,均以联合AI为主。从MONALEESA-3开始, CDK4/6抑制剂与时俱进地考虑在一线人群中将氟维司群作为内分泌基石。 MONALEESA-3这个研究的入组人群包括了严格的一线未经内分泌治疗的患者和辅助内分泌后保持内分泌敏感患者,以及辅助内分泌治疗继发性耐药和一线内分泌治疗复发的患者。Ribociclib联合氟维司群对比安慰剂联合氟维司群。总人群中,CDK4/6抑制剂Ribociclib联合氟维斯群取得了20.5月的PFS,其中一线的亚组数据显示,联合组还未到达终点,而氟维司群单药也达到了18.3个月的PFS,这是一线内分泌单药治疗目前达到的一个比较长的PFS时间,也是继FALCON研究氟维司群组16.6个月PFS结果后,再次证实氟维司群作为目前最优的内分泌单药。 除MONALEESA-3以外,PALOMA-1、PALOMA -2、MONALEESA-2、MONALEESA -7得到的联合组较内分泌单药组的PFS优势均高达10个月左右,将晚期一线乳腺癌患者的PFS划时代地延长到20个月以上。因此,无论是一线CDK4/6抑制剂联合 AI,还是二线CDK4/6抑制剂联合氟维司群,联合内分泌治疗均显示了良好的无进展生存时间,而MONALEESA-3研究人群既包含一线又包含二线治疗,联合治疗组PFS 20.5个月,如此显著的数据甚至已能超过化疗的疗效,而不良反应可控制和处理,因此,强强联合势必直面F+时代的到来! 内分泌单药和内分泌联合CDK4/6抑制剂 研究一览表 【实践出真知】双药联用的不良反应管理 无论任何一个内分泌药物联用CDK4/6抑制剂,都不可避免小分子靶向药物带来的毒性:大于等于3级的中性粒细胞减少在21%-67%,白细胞减少在8%-28%。如MONALEESA-3研究,因不良反应导致的剂量减少占33%,治疗中断占69%。似乎强强联合带来的疗效以降低生活质量为代价。那么在临床实践中,如何管理血液学毒性以确保患者能顺利接受持续的治疗呢?目前研究中虽然中性粒细胞减少的发生率高,但发热性中性粒细胞减少的发生率较低,且中性粒细胞减少症是可逆的,并可通过剂量或疗程调整进行管理,有数据表明,PFS不受CDK4/6抑制剂剂量减少的影响 。治疗的前2个疗程密集监测治疗的不良反应非常重要。 从研究证据和临床实践来看, HR+晚期乳腺癌治疗进入F+时代已是大势所趋。然而考虑到目前国内靶向药物的可及性,内分泌单药或是内分泌联合小分子靶向均是理想的选择;氟维司群作为最佳的内分泌单药和靶向药物搭档,正在引领F+时代的到来!   专家简介 欧阳取长教授 湖南省肿瘤医院乳腺内科主任,主任医师,医学博士,硕士研究生导师 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委员 CSCO乳腺癌专家委员会委员 中国医药教育协会乳腺疾病专业委员会常委 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乳腺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 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精准医学与肿瘤MDT专业委员会乳腺学组副组长 湖南省医学会肿瘤化疗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湖南省医学会肿瘤化疗专业委员会乳腺癌学组组长 湖南省妇幼保健与优生优育协会妇科与乳腺肿瘤防治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湖南省抗癌协会肿瘤化疗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来源:《肿瘤瞭望》编辑部)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ioncology

乳腺癌靶向治疗新星:PARP抑制剂

导读 PARP抑制剂通过抑制肿瘤细胞DNA损伤修复、促进肿瘤细胞发生凋亡,从而可增强放疗以及烷化剂和铂类药物化疗的疗效。FDA已批准3个PARP抑制剂上市,奥拉帕尼(Olaparib)、鲁卡帕尼(Rucaparib)、尼拉帕尼(Niraparib),用于复发卵巢癌的维持治疗。本文将解读关于PARP抑制剂在乳腺癌的临床研究。 约有5%的乳腺癌携带BRCA生殖系突变,多见于有乳腺癌家族史者、年轻女性、三阴乳腺癌(TNBC)等。既往已有多项I、II期临床试验证实了PARP抑制剂在转移性乳腺癌、BRCA生殖系突变肿瘤中的疗效。 1. Olaparib奥拉帕尼在乳腺癌的III期临床研究 Olaparib奥拉帕尼是第一个获得FDA批准的PARP抑制剂,2014年12月19日,FDA批准其用于治疗既往接受过两次以上治疗且携带种系BRCA突变的晚期卵巢癌患者。 关于Olaparib奥拉帕尼在乳腺癌的研究,OlympiAD临床研究是一项多中心、随机、开放的III期临床试验,旨在研究Olaparib奥拉帕尼对比标准单药化疗在BRCA生殖系突变 +、HER - 转移性乳腺癌患者中的疗效和安全性。该研究入组病人(n= 302)以2:1随机分配,口服奥拉帕尼(300 mg,bid)或者标准化疗(卡培他滨或艾日布林或长春瑞滨)。 研究结果:Olaparib奥拉帕尼组的中位PFS明显优于化疗组(7.0 个月vs. 4.2 个月,HR = 0.58,95% CI:0.43 - 0.80,P < 0.001);中位OS分别为19.3个月、19.6个月(HR = 0.90,95% CI:0.63-1.29,P = 0.57),无统计学差异;有效率(RR)明显高于标准化疗组(59.9% vs 28.8%)。安全性评估:Olaparib奥拉帕尼组和化疗组的中位治疗时间分别为8.2个月(0.5-28.7)、3.4个月(0.7-23.0),3级或3级以上的不良反应发生率明显低于标准化疗组(36.6% vs 50.5%)。 这项随机对照临床试验,建立了Olaparib奥拉帕尼在HER2阴性、BRCA生殖系突变阳性的转移性乳腺癌患者中的疗效。结果显示,与标准化疗相比,Olaparib奥拉帕尼不仅能够延长患者的PFS生存获益、提高患者的客观缓解率,且其药物相关的不良反应发生率更低、安全性更高。 基于OlympiAD研究结果,Olaparib奥拉帕尼于2018年1月获FDA批准用于先前接受化疗的gBRCA1/2突变、HER2阴性的转移性乳腺癌患者,成为第一个被批准治疗乳腺癌的PARP抑制剂。 2. Talazoparib在乳腺癌的III期临床研究 Talazoparib是新一代PARP抑制剂,也是目前已知报道中发现的最强PARP抑制剂,其能够抑制PARP-1与PARP-2,但不抑制PARG,对PTEN突变型细胞高度敏感。 2017年圣安东尼奥乳腺大会(SABCS)更新了EMBRACA研究的结果,该研究是一项开放、随机、双臂III期临床试验,也是目前为止在种系(遗传获得)BRCA...

恩杂鲁胺用于雄激素受体阳性的三阴性乳腺癌临床疗效解析

  2018年1月26日,美国临床肿瘤学会《临床肿瘤学杂志》在线发表纽约纪念医院斯隆凯特林癌症中心和康奈尔大学威尔医学院、印第安纳大学西蒙癌症中心、田纳西肿瘤专科协作网、孟菲斯西部医院、佛罗里达癌症专家协作网、德克萨斯肿瘤专科协作网、贝勒医学院查尔斯·萨蒙斯癌症中心、西北大学费恩伯格医学院、芝加哥大学、哈佛大学医学院达纳法伯癌症研究所、英国伦敦玛丽王后大学巴茨癌症研究所、爱尔兰肿瘤研究协作组、比利时布鲁塞尔自由大学朱尔·博尔代研究所、西班牙马德里北切雷罗医院克拉拉·坎帕尔综合癌症中心、拉蒙-卡哈尔大学医院、巴塞罗那瓦尔·希伯伦肿瘤研究所与巴塞尔加肿瘤研究所、安斯泰来、麦迪韦逊的II期研究报告,评价了恩杂鲁胺对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雄激素受体阳性三阴性乳腺癌患者的抗肿瘤活性和安全性。     该单组非盲II期研究(MDV3100-11)通过对乳腺癌进行优化的免疫组织化学法,从7个国家45个临床研究机构入组雄激素受体阳性(肿瘤细胞核雄激素受体染色>0%)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除了中枢神经系统转移)三阴性乳腺癌患者118例,接受恩杂鲁胺160mg每天一次直至疾病进展。主要终点为16周临床获益率。次要终点包括24周临床获益率、无进展生存和安全性。对所有入组患者(意向治疗人群)进行终点分析,对雄激素受体强阳性(肿瘤细胞核雄激素受体表达≥10%)的78例患者进行亚组评定。     结果,经过中位8.1周(范围:0.9~87)治疗,截至2017年3月15日: 临床获益率 全部:25%(95%置信区间:17%~33%) 亚组:33%(95%置信区间:23%~45%) 中位无进展生存 全部:2.9个月(95%置信区间:1.9~3.7) 亚组:3.3个月(95%置信区间:1.9~4.1) 中位总生存 全部:12.7个月(95%置信区间:8.5~仍在随访) 亚组:17.6个月(95%置信区间:11.6~仍在随访)     发生率>2%的唯一治疗相关≥3级不良事件为疲劳(3.4%)。     因此,对于晚期雄激素受体阳性的三阴乳腺癌患者,恩杂鲁胺表现出临床活性,且耐受性良好,相关不良事件与其已知安全性特征一致,为恩杂鲁胺治疗晚期三阴性乳腺癌的III期研究提供了证据。   J Clin Oncol. 2018 Jan 26.   Enzalutamide for the Treatment of Androgen Receptor-Expressing Triple-Negative Breast...

新版美国NCCN乳腺癌靶向治疗指南|乳腺癌患者收藏

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乳腺癌都是女性健康的一大杀手。根据美国国家癌症中心的统计数据,2007-2013年美国乳腺癌的五年生存率为89.7%。乳腺癌最常见的年龄组是55-64岁。诊断年龄中位数为62岁。乳腺癌死亡的常见年龄组也集中在55-64岁。   虽然近年来靶向药物的发展很快,但是目前乳腺癌的治疗仍然离不开化疗,化疗是治疗乳腺癌的的基础。在乳腺癌中,化疗通常在手术前后进行。如果肿瘤已经扩散到乳房外,化疗是主要治疗方法。和其他的肿瘤治疗一样,乳腺癌靶向药物的通常需要与化疗药物联合使用或者在化疗的基础上使用。   美国国家综合癌症网络(NCCN)发布了新版乳腺癌管理指南,对乳腺癌的治疗进行了详细的论述。本文根据新版NCCN指南,将乳腺癌不同类型不同阶段的主要化疗方案整理成表格,供大家参阅。 一  乳腺癌首选治疗方案 HER2阴性乳腺癌首选化疗方案 1     HER2阳性乳腺癌首选化疗方案 2       二  复发/转移性乳腺癌化疗方案 复发/转移乳腺癌单药化疗首选方案 1     复发/转移乳腺癌联合化疗方案 2     HER2阳性复发/转移乳腺癌首选化疗方案 3   使用过曲妥珠单抗的HER2阳性复发/转移乳腺癌化疗方案 4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爱诺美康

CDK4/6抑制剂进军绝经前乳腺癌!Ribociclib瑞博西林联合内分泌治疗显著改善患者的PFS

作为CDK4/6抑制剂三巨头之一的Ribociclib(瑞博西林),在MONALEESA-2研究中证明了其与来曲唑联用在HR+HER2-绝经后晚期乳腺癌一线治疗中改善PFS的价值。MONALEESA-7作为MONALEESA-2的姐妹系列,旨在探究Ribociclib(瑞博西林)在绝经前乳腺癌中的疗效。这是CDK4/6抑制剂第一次进军绝经前乳腺癌。 背景 乳腺癌是全球女性最高发的癌症。在美国,20%的乳腺癌患者诊断时年龄在50岁以下;在亚太地区,50岁以下乳腺癌患者约占42%;在欧洲及拉丁美洲,约占50%。这个年龄段的乳腺癌有2/3为HR+HER2-乳腺癌,此类乳腺癌的一线标准治疗为内分泌治疗联合卵巢抑制。然而,内分泌耐药常导致内分泌治疗失败。在既往对于绝经后乳腺癌的研究中,证实CDK4/6抑制剂在晚期HR+/HER2-乳腺癌中改善PFS的作用,基于此,CDK4/6抑制剂(ribociclib, palbociclib, and abemaciclib)已先后通过FDA审批。因此,到目前为止,CDK4/6抑制剂的适应症仍局限在绝经后乳腺癌。Ribociclib(瑞博西林)是一种可口服的靶向小分子抑制剂,为进一步研究CDK4/6抑制剂在绝经前乳腺癌中的疗效,MONALEESA-7等系列试验开展。 方法 MONALEEA-7是一项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的III期临床试验,共纳入来自30个国家188个中心的672例患者,均为18-59岁绝经前或围绝经期HR+HER2-乳腺癌患者,一线化疗失败的患者不是排除标准。患者随机化分层因素包括是否肝或肺的转移、是否经过拯救性化疗以及联合的内分泌治疗药物,1:1随机化后分入Ribociclib(瑞博西林)口服治疗组或安慰剂组。HR与HER2表达由当地实验室确定。两组的内分泌用药为口服三苯氧胺(20 mg)或非甾体类AI(来曲唑 2.5mg或阿那曲唑1mg),两组患者均给予卵巢抑制剂戈舍瑞林3.6mg,Ribociclib(瑞博西林)口服治疗组给予Ribociclib(瑞博西林) 600mg/天,服用3周后停用1周,以4周为一个疗程,直至疾病进展或因不可耐受的毒副作用而停药。可以允许Ribociclib(瑞博西林)的剂量减半,但内分泌治疗药物的剂量减半是不允许的。在治疗过程中持续随访,检测毒副作用。 本研究的主要研究终点是研究者评估的PFS,定义为从随机至RECIST标准评估的疾病进展或任何原因的死亡。次要研究终点为OS,定义为从随机化至任何原因的死亡。其他研究终点包括整体响应、临床获益、缓解时间、生活质量等。 研究数据截止日期为2017年8月20日,PFS、OS等通过cox回归模型计算,同时统计95%可信区间(95%CI)和风险比(HR);敏感性分析采用log-rank检验;达到客观缓解及临床获益的患者通过卡方检验比较两组间的差异;亚组分析通过cox回归计算。本研究ClinicalTrials.gov登记号为NCT02278120。 图1 MONALEESA-7研究设计 结果 672例患者随机化后分入两组,335例Ribociclib(瑞博西林)口服治疗组,337例安慰剂对照组,基线特征平衡。268例患者接受了之前在辅助或新辅助治疗中所使用的内分泌药物,174例试验组与121例安慰剂组截止2017年8月20日仍在接受治疗。中位随访时间为19.2个月(16.2-23.2个月);318例患者出现PFS事件,在实验组131例,安慰剂组187例,达到了其主要研究终点。Ribociclib(瑞博西林)治疗组中位PFS为23.8个月(95%CI 19.2-NA),安慰剂组PFS为13.0个月(11.0-16.4),两组间HR 0.55, 95% CI 0.44–0.69; p<0.0001。 图2 两组间的PFS比较 亚组分析显示,联合内分泌治疗为三苯氧胺的患者,Ribociclib(瑞博西林)组中位PFS为22.1个月(95%CI 16.6-24.7),安慰剂组为11.0个月(95%CI 9.1-16.4),HR 0.59, 95% CI 0.39–0.88;联合内分泌治疗为芳香化酶抑制剂的患者,Ribociclib(瑞博西林)组中位PFS为27.5个月(95%CI 19.1-NA),安慰剂组为13.8个月(95%CI 12.6-17.4),HR 0.57,...

晚期HER2+乳腺癌患者全身疗法临床指南ASCO更新!

作者丨Cloudy 来源丨医学界肿瘤频道   2014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首次发布了关于HER-2阳性转移性乳腺癌患者处理措施的循证临床实践指南。时隔四年,2018年6月25日,ASCO再次对晚期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全身疗法的指南推荐意见进行了更新。   下面,紧跟前沿的界哥将为大家介绍本次指南最新内容,来,走你! ASCO专家组对2014年指南更新后发布的针对乳腺癌全身治疗和中枢神经系统转移的文献进行系统回顾,最终确定了622篇相关文献。对文献报道中的结局指标:总生存、无进展生存、不良事件进行评估。结果,未发现有必要对2014年推荐意见进行修订的额外证据。   2018年推荐意见主要如下: 一 HER2+晚期乳腺癌治疗基石:HER-2靶向疗法 1. 指南推荐使用以HER-2靶向疗法为基础的联合治疗方案用于一线治疗,但对于雌激素受体阳性(ER+)或孕激素受体阳性(PR+)和HER-2阳性的患者应除外,对于这类患者可单独使用内分泌疗法(类型:基于证据的;证据质量:高;推荐强度:强)。   2. HER-2阳性的晚期乳腺癌患者在实施一线HER-2靶向治疗方案治疗期间或之后病情出现进展,指南推荐使用以HER-2靶向疗法为基础的二线治疗方案。(类型:基于证据的;证据质量:高;推荐强度:强)。   3. HER-2阳性的晚期乳腺癌患者在实施二线及二线以上的HER-2靶向治疗方案治疗期间或之后病情出现进展,指南使用以HER-2靶向疗法为基础的三线或三线以上的治疗方案。(类型:基于证据;证据质量:中等;推荐:强度适中)。 二 抗HER-2治疗方案选择 1. 指南推荐曲妥珠单抗、帕妥珠单抗和紫杉醇联合使用作为一线治疗方案,除非患者有紫杉类药物使用禁忌征(类型:基于证据;证据质量:高;推荐强度:强)。   2. 如果HER-2阳性的晚期乳腺癌患者在实施以HER-2靶向疗法为基础的一线治疗方案期间或之后后出现病情进展,指南推荐曲妥珠单抗-恩坦辛(T-DM1)用于二线治疗。(类型:基于证据;证据质量:高;推荐强度:强)   3. HER-2阳性的晚期乳腺癌患者在实施二线或二线以上的HER-2靶向治疗方案治疗期间或之后病情出现进展,如患者未接受过恩坦辛(T-DM1)治疗,指南推荐使用T-DM1。(类型:基于证据;证据质量:高;推荐强度:强)   4. HER-2阳性的晚期乳腺癌患者在实施二线或二线以上的HER-2靶向治疗方案治疗期间或之后病情出现进展,如患者未接受过帕妥珠单抗治疗,指南推荐使用帕妥珠单抗。(类型:非正式的共识;证据质量:不足;推荐:强度弱)。   5. HER-2阳性的晚期乳腺癌患者在实施二线或二线以上的HER-2靶向治疗方案治疗期间或之后病情出现进展,但患者先前已经接受过帕妥珠单抗和T-DM1治疗,指南推荐三线或三线以上的以HER-2靶向疗法为基础的治疗方案。   可选联合方案包括:拉帕替尼+卡培他滨、其他化疗方案组合联合曲妥珠单抗、拉帕替尼和曲妥珠单抗或激素疗法(用于ER+和/或PR+的患者中)。   没有足够的证据评估其中方案选择的互相之间对比的优劣性,因此各方案推荐强度相等。(类型:非正式协商一致;证据质量:无根据;推荐:强度弱)。 三 抗 HER-2治疗的持续时间 1. 如果患者正在接受HER-2靶向治疗和化疗的联合治疗,化疗应持续约4至6个月(或更长时间)直至达到抗癌疗效最大的反应时间。使用时长也取决于患者对药物的毒性反应耐受情况和病情无进展出现的时间。   2. 停止化疗后,指南推荐继续进行HER-2靶向治疗,在病情出现进展或出现患者不可耐受的毒性反应前无须更改治疗方案(类型:基于证据的;证据质量:中等;推荐强度:中等)。 四 抗 HER-2 治疗的最佳时机   1. 如果病人在病情复发之前,已完成≤12个月的以曲妥珠单抗为基础的辅助治疗,指南推荐应予HER-2靶向疗法为基础的二线的治疗方案。(类型:基于证据;证据质量:中等;推荐强度:中等)。   2.如果病人在病情复发之前,已完成>12个月的以曲妥珠单抗为基础的辅助治疗,指南推荐应予HER-2靶向疗法为基础的一线的治疗方案。(类型:基于证据;证据质量:高;推荐强度:强)。 五 抗 HER-2 治疗与内分泌治疗   如果患者的肿瘤存在是激素受体阳性和HER-2阳性,指南推荐可行下列其中一者:   1. HER-2靶向治疗+化疗(类型:基于证据;证据质量:高;推荐强度:强)。   2. 内分泌治疗+曲妥珠单抗或拉帕替尼(在特定病例中;类型:基于证据的;证据质量:高;推荐强度:中等)。   3. 单独的内分泌治疗(在特定的病例中;类型:基于证据的;证据质量:中等;推荐:强度弱)。   注:指南指出尽管临床医生可能会讨论是单独使用内分泌治疗还是使用内分泌治疗+HER-2靶向疗法的治疗方案,但大多数患者仍推荐接受化疗加HER-2靶向治疗联合化疗的治疗方案(OS获益明显)。 六 内分泌治疗的给药时机 1. 如果患者已开始进行HER-2阳性的靶向治疗+化疗的联合治疗,指南推荐可在化疗结束和/或肿瘤进展时,在HER-2靶向治疗方案中加入内分泌治疗。(类型:非正式协商一致;证据质量:不足;推荐:强度弱)。   2. 在特殊情况下,如患者:肿瘤负荷低、存在并发症(HER-2靶向治疗的禁忌如充血性心力衰竭)和/或处于长的无病生存期,指南推荐可单独使用一线内分泌治疗方案。(类型:非正式共识;证据质量:中等;推荐:强度弱)。 七 一个靶向治疗的故事   好了,指南的内容就这样掰完了,最后,关于乳腺癌的靶向治疗,界哥还想讲个故事。   上图中的女士名字叫芭芭拉•布拉德菲尔德,她是最早参与曲妥珠单抗临床试验的37名妇女之一。   1990年,年仅48岁的布拉德菲尔德罹患了乳腺癌,为此她不得不切除双侧乳腺并做了7个月的化疗。然而,1991年冬天,她的乳腺癌复发并出现了转移。幸运的是,她的乳腺癌样本经过二次鉴定发现了大量HER-2扩增。本来已经拒绝任何化疗并打算通过旅游平静迎接死神的她获得了一线生机。   曲妥珠单抗的主要研发者之一丹尼斯·斯拉蒙(电影《生存证明》专门讲述了他研发曲妥珠单抗的故事),邀请她参与了临床试验。   试验开始前,16处新发转移瘤已经遍布了她的肺部,但1993年,当她完成18周的治疗后,她体内已无癌症残留迹象,她幸运的存活了下来。她也成为了HER-2靶向治疗疗效肯定的缩影。   奇迹这个东西很难说,尽管目前现代医学还无法提供一套彻底治愈乳腺癌的方案,但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更多研究的进展,药物的开发,将会有更多乳腺癌患者像芭芭拉•布拉德菲尔德一样,获得长期的无病生存。前路虽然曲折,但功必不唐捐。   想要指南原文可以文末给界哥留言哦!   参考文献 Giordano S H, Temin S, Chandarlapaty S, et al. Systemic Therapy for Patients With Advanced Human 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

PALBACE或IBRANCE是什么?乳腺癌靶向药帕博西林真的有这么神吗?

IBRANCE或PALBACE是辉瑞制药开发的帕博西林或帕博西尼的品牌名称,帕博西林是一款靶向CDK4/6的口服抑制剂,它们是细胞周期的关键调节因子,可触发细胞进展。这是靶向药的一个新的里程碑,帕博西林现已在50多个国家获得批准。 IBRANCE来自美国处方信息的适应症 帕博西林在美国用于治疗HR阳性、HER2阴性晚期转移性乳腺癌,联合来曲唑作为绝经后妇女的初始内分泌治疗,或联合氟维司群用于内分泌治疗后疾病进展的女性患者。与来曲唑组合的适应症加速批准基于PFS下获得批准。对该适应症的持续批准可能取决于验证试验中对临床受益的验证和说明。 帕博西林也是欧洲第一个通过抑制细胞周期蛋白依赖性激酶4和6(CDK 4/6)获得批准的药物。它也是第一个在近10年内首次用于治疗这类转移性乳腺癌的新药。 HR + / HER2-转移性乳腺癌患者约占全部转移性乳腺癌患者的60% 乳腺癌是妇女中最常见的侵入性癌症,在欧洲每年有超过464,200例新病例和131,260例死亡。高达30%的诊断为早期乳腺癌和接受过治疗的女性将继续发展为转移性乳腺癌,当癌症扩散到乳房以外到达身体的其他部位时发生。无法治愈转移性乳腺癌,并且患者需要新的治疗选择,以帮助防止癌症恶化,处理症状并提供帮助他们尽可能保持生活质量 帕博西林是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妇女管理领域的一项令人振奋的进展。这种类型的乳腺癌患者通常接受激素治疗,但许多患者会进展或复发 - 因此需要化疗,而化疗往往伴有限制生命的副作用。 帕博西林与标准激素治疗结合使用可增加肿瘤控制的持续时间,并且大多数女性能够很好地耐受这种治疗,并且可能延缓这类晚期乳腺癌患者开始化疗的需求。   关于帕博西林的两个名称:PALBACE或IBRANCE 有些购买过帕博西林的朋友注意到此药居然有不同的英文名称,比如IBRANCE或也能见到包装为PALBACE的名称,这是什么原因?其实这款产品类似于诺华的芦可替尼一样,在美国叫JAKAFI, 在美国以外的地区叫JAKAVI, 帕博西林也有类似情况,在大部分地区叫IBRANCE,而在印度发行的帕博西林叫PALBACE,如果买刚到PALBACE请不必担心,只是换汤不换药,只是品牌名称换了,但都是来自同一厂即辉瑞制药的原研药,并非什么假冒伪劣产品。PALBACE或IBRANCE 都有125mg, 100mg或75mg,21粒装三个规格,但125mg是市场上常见的规格,其它几个规格较少流通,关于帕博西林的还有其它不懂的也可以加小编扣扣或微信:1875115856(同号)沟通,帕博西林原研药在国内还未有上市,价格还很昂贵,现阶段患者大都通过香港、印度等渠道购买此药,此药也有一些药厂的仿制产品,性比比更高。 帕博西林的副作用和注意事项 帕博西林+来曲唑与单独使用来曲唑的PALOMA-1临床试验任何分级的最常见不良反应(≥10%)包括中性粒细胞减少(75%vs 5%),白细胞减少(43%vs 3%),疲劳(41%vs 23% %),贫血(35%vs 7%),上呼吸道感染(31%比18%),恶心(25%vs 13%),口腔炎(25%vs 7%),脱发(22%vs 3%), 腹泻(21%比10%),血小板减少(17%比1%),食欲下降(16%比7%),呕吐(15%比4%),虚弱(13%比4%),周围神经病变 %vs 5%)和鼻((11%vs...

乳腺癌靶向新药帕博西林疗效如何?印度帕博西林已上市

(辉瑞原研药帕博西林:Ibrance) 帕博西林是一款什么样的药?很多乳腺癌患者被突然冒出来的帕博西林弄不清楚,帕博西林未在国内上市,对于帕博西林的相关新闻也相对不多,因此很多患友并不清楚帕博西林的功能和疗效,另外帕博西林价格又是高高在上,几乎不是普通患者的菜… 帕博西林是乳腺癌用药里面的新贵,帕博西林上市时间也不长,因此并未被普通大众所了解,帕博西林又是一款靶向用药,是由著名的辉瑞制药研发,其品牌名称Ibrance, 化学名称Palbociclib,中文帕博西林就是由Palbociclib翻译成来,由于帕博西林并未在国内上市,因此也有翻译成帕博西布、帕博西尼、帕布昔利布等等,其实指的是同一种药,只是音译不同而已。 谈到帕博西林一定会提到乳腺癌,帕博西林这款靶向药目前的适应症就是乳腺癌,不过乳腺癌根据不同的分类有很多种,临床上可将乳腺癌划分为4类:Luminal A 型 (ER+/PR+,HER-2-) 、Luminal B 型 (ER+/PR+,HER-2+)、HER-2+ 型 (ER-/PR-/HER-2+)和Basal-like型 (ER-/PR-/HER-2-)。不同分子亚型乳腺癌的临床治疗反应和生存期不同。不同类似乳腺癌用药也不尽相同,拿乳腺癌靶向用药来说,目前使用比较多的乳腺癌靶向用药有: 1. 曲妥珠单抗(赫赛汀):主要用于HER2阳性(HER2+)乳腺癌患者 2. 拉帕替尼(泰立沙):用于HER阳性(HER+),HR阳性(HR+)乳腺癌患者 3. 依维莫司(飞尼妥):用于HER阴性(HER-),HR阳性(HR+)乳腺癌患者 帕博西林的适应症是: HER阴性(HER-),HR阳性(HR+) 晚期乳腺癌 HER: 即Hman 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 HR: 即Hormone Receptor, 激素受体 ER:即Estrogen...

印度拉帕替尼改姓诺华|新版拉帕替尼为30片装价格有下降!

(新版印度拉帕替尼已悄然更换了厂商名称,拉帕替尼已由诺华买断,包装数量也由过去42片一盒改为30片一瓶) 拉帕替尼是葛兰素史克(GSK)为数不多的几款抗肿瘤药物之一,销售一直不温不火,由于葛兰素史克在肿瘤药物领域并不在行,葛兰素史克于2014年就与诺华达成协议,将旗下几款抗肿瘤药物如拉帕替尼、帕唑帕尼、艾曲波帕等一并转让给了近几年在肿瘤药物领域上升很快的诺华。 拉帕替尼(Lapatinib,美国市场商品名为Tykerb)就是其中被交易到诺华的一款肿瘤药物,拉帕替尼是葛兰素史克开发的一款抗乳腺癌药物,与罗氏制药的曲妥珠单抗(Herceptin)及后续产品帕妥珠单抗不同的是,拉帕替尼是一款只需口服的靶向药,因此与罗氏制药的另两款乳腺癌药物相竞争并证实其很多的疗效。但由于葛兰素史克的抗 肿瘤药物并其其主要产品线,销售团队对于肿瘤药物也并没有其它如诺华这类公司专业,因此拉帕替尼、帕唑帕尼这类产品在市场上销售并非火爆,这也就催成了这一协议的达成。 (老版印度拉帕替尼是GSK葛兰素史克生产,每盒7板,一板6片共42片一盒) 在印度市场同样,印度市场到目前为止只有原研药的拉帕替尼在销售,市场上并没有仿制的印度拉帕替尼,只有原厂的葛兰素史克拉帕替尼,现在已经改名叫诺华的拉帕替尼,新款印度拉帕替尼包装上也撤换掉了GSK的标记,增加了诺华的公司名称,诺华拉帕替尼包装也由原来的板装改为瓶装,数量由原来的42片改为现在的30片每瓶。至于患者可能关心的药品质量问题,我想完全不必担心,药片本身只是换了包装方式,里面的内容只是换汤不换药。由于诺华拉帕替尼新版包装是30片每瓶,比原来的42片数量也少了12片,因此印度诺华拉帕替尼价格也因此下降了一些。 另外大家关心的仿制拉帕替尼问题,诺华在印度曾经与印度当地药企就格列卫专利问题打过几次官司,但也输了个彻底,印度是下定决心不给诺华格列卫机会,也因此成就了印度仿制药品,如印度格列卫就成了一款国内也知的低价但高性价比的抗肿瘤药物。对于拉帕替尼卖给诺华之后会不会有印度本地药企盯上和仿制呢?从前几年拉帕替尼的专利也被印度当地取消来看,还是有可能的,期待吧。

MOST COMMENTED

Tagrisso塔格瑞斯:肺癌靶向药AZD9291上市价格没谱印度有售

AZD9291是阿斯利康治疗肺癌的新一代靶向药物,目前来看算是第三代肺癌靶向药物,AZD9291可以用来克服之前第一、二代肺癌抗EGFR靶向药物耐药的情况,如第一代的易瑞沙、特罗凯、第二代的2992即阿法替尼,AZD9291只是阿斯利康的研发代码,目前AZD9291的成品药Osimertinib即商品名:Tagrisso已经上市,但我们国内还没有上市销售,目前国内上市的情况还没有计划表。 AZD9291的成品药Osimertinib虽然已上市,但价格还是天价格,并且还很难买到,所以对于当前患者来说意义不大,因为患者不能拖呀,在此之前患者要使用9291还只能去用YL(Yuanliao)药,并且自行灌装,这些都需要患者或自己家属具备一定的知识和风险自行承担,根据很多患友的反馈情况来看,效果确实不错,不然9291这款药怎会受到如此关注? AZD9291的成品药Osimertinib在印度的仿制药也悄然上市了,可能印度本地药企也很关注这类疗效好的新药,一但市场打开了,印度人马上就可以生产出类似的仿制药,当然目前即便是印度的仿制9291价格也是不便宜的。

HOT NEWS